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信息 > 详细内容

综艺节目:街舞的一把双刃剑

发布时间:2019-12-10

廖搏在接受南方人物的采访时提到“参加过综艺的人,再回去跳舞的时候,进步了很多,这是大家没想到的。”
跳出自己固有的领域:popping舞者林梦开始学习hiphop等其他舞种;总要追求“有招”、要“炸”的地板舞舞者健严跳起了情绪低沉的慢歌。综艺节目给了很多人新的认知和新的灵感,甚至改变了他们未来进修的方向。

breaking舞者健严在综艺节目上跳了一首情绪低沉的《山海》 图片来源于网络

此外,综艺更加显而易见的好处体现在收入上。节目播出后,许多舞者签约了经纪公司。更高的知名度让他们的经济水平得到极大的改善,这也为他们进一步推广街舞、组织公益活动提供了可能。2018年7月,《这!就是街舞》第一季的人气舞者杨文昊在北京举办了中国第一个以街舞为主的舞蹈专场,一年后,他将专场开到了北京工人体育馆,馆内座无虚席。街舞舞者从幕后编舞、伴舞的位置一跃而拥有了属于自己的舞蹈专场。
但是,随着知名度的提高,舞者们花在形象包装上的金钱和时间明显增多。Nike、特步、雪花啤酒等一些往常大多由明星代言的品牌纷纷出现了舞者形象代言人,各大时装周也少不了舞者的出席。“人们谈论你的内容变了。”高佳不无惋惜地说道。而课时费的飙涨似乎也成为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某些舞者,现在请他们过来教课的劳务费跟节目以前比是一百倍的差价。”
2019年,小奇也踏上了《这!就是街舞》总决赛的舞台,但他的身份是:助跳嘉宾。
跟阿K、兔子、JC俊等一些x-crew的队员不同,小奇从来没有主动走入过综艺节目的视野。
对于街舞,他有着自己的想法。他拥有自己的舞房,在非课程时间24小时免费对舞者们开放;有独立的街舞潮牌(STXER),不定期向中国各大高校的街舞社团提供服饰和技术支持,“综艺绝对不是我的规划之一 ”。但是面对其他朋友对于综艺节目的热衷,小奇更多是采取鼓励和支持的态度。
“我们这个行业有名气的舞者们之前实在是太穷了,都是穷过来的,好不容易有了这些综艺让大家认为有实力的人像艺人一样红起来,我觉得没问题。”

小奇和其他舞者一起在全国巡回授课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他还提到了圈内价和商业报价的区别,“实际上并没有太多影响真正想要去学习舞蹈的学生们,但多少肯定会有价格的提升。”
中国街舞通过综艺走入大众视野并不是第一次。2003年,中央电视台主办了“全国街舞电视大赛”, 当时的参赛者几乎都是如今中国街舞圈的中流砥柱,一时间无数年轻人涌入舞者的行列;2014年的《中国好舞蹈》和2016年的《笑傲江湖》两档节目也让更多的观众知道了街舞的存在。
综艺节目上出现的部分舞者顺利出圈,大量的粉丝和通告向他们涌来,一些人的人生从此改变;但正如小奇提到的那样,“几百人参与的综艺,最后成功的只有那寥寥几个,可能破灭的是其余几百人的梦想。”而一些想要趁机“赚一笔”的圈外人士也纷纷投身街舞行业,给街舞教学市场平添了许多混乱。
2018年起,《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等几档节目让街舞以更加精美的包装再度霸占人们的视野,更加便捷的传播渠道也让它的影响力远甚于前。但是当综艺效应不可避免地减弱,中国街舞将以怎样的形态继续发展下去,也许目前还没有人能给出明确的答案。

上一条:怎么选择专业街舞培训机构
下一条:中国街舞的守与变